集结号充值魅力值-爱吾庐是冯玉祥在张家口居住最久、感情最深的地方

2019-12-28 09:59:11

作者:匿名

摘要:

刘 蔚爱吾庐位于张家口市桥东区德胜街45号,是冯玉祥在张家口的故居,是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在随后的宅院整修期间,冯玉祥移居到赐儿山的万松山房。冯玉祥在张家口的主要房产就是当年的“爱吾庐”和“洁诚旅舍”,它们在1946年被卖掉了。爱吾庐是冯玉祥在张家口居住最久、感情最深的地方,是名副其实的冯玉祥在张家口的故居。

集结号充值魅力值-爱吾庐是冯玉祥在张家口居住最久、感情最深的地方

集结号充值魅力值,刘 蔚

爱吾庐位于张家口市桥东区德胜街45号,是冯玉祥在张家口的故居,是市重点文物保护单位。

冯玉祥于1925年1月i3日到达张家口,全家下榻于京绥铁路管理局警务处院内,这里“逼近车站,院内多烟”,使冯玉祥“颇感头疼,”2月3日全家移居美国饭店,2月24日又移居到老美通饭店。

土尔沟陈姓之人的一座大宅院有意出售,冯玉祥亲自去察看,甚感满意,随即拍板买下,购房款由冯玉祥个人掏付。随后对大宅院略加装修,4月下旬,冯玉祥全家就搬了进去。宅院分前后两院,有数十间房屋。主建筑是一座西式带地下室的两接顶小楼,冯玉祥将军把这里安排成读书和学习的地疗,他亲自题写匾额“冯记图书馆”悬挂屋前。他自称其为“小图书馆”(以与新村中的大图书馆相区别),旁人别称为“冯氏图书馆”。冯玉祥有时也在这里接待身份特殊的客人,或举行人数甚少极为重要的会谈。在“西北边防督办公署”大院里,有冯玉祥的办公室和休息室,冯玉祥主要在那办公。那里还有较铺张的贵宾招待室,专门接待来访或公干的达官显贵。

冯玉祥和李德全住在“小图书馆”后院。住在后院的还有冯玉祥和前妻刘氏的5个孩子:冯洪国、冯洪志、冯弗能、冯弗伐、冯弗矜;冯玉祥的家兄家嫂;李德全的三个弟弟:李连山、李连海、李连志;以及常来常往的亲眷们。后院院落很大,原有几棵果树,李德全和孩子们辟地松土,种下了一畦畦的蔬菜。

前院的平房中,住着冯玉样的贴身传令员、话务员、厨师、司机、手枪连长(冯的卫队住在周围的货栈和租赁的民房中)、杂役人员。

前院另有几间洁净的客房。是冯玉祥留宿那些关系非同寻常的来客用的,享此“殊荣”者并不多。1925年在这里留宿过的有韩安、雷啸岑、李烈钧、王铁珊……

冯玉祥在1926年1月下野后,“小图书馆”及院落就都卖给他人了。

冯玉祥再次重返张家口是在1932年10月9日,他到达张家口后下榻于西豁子的博爱医院,这所医院是挪威人韩士坛1918年所建的教会医院,冯玉祥是基督教徒,因在1925年2月20日他曾和李德全到此参观过,这里“住宿病室,建设有序,亦甚清洁”,给冯玉祥留下了不错的印象。安排好住宿后。冯玉祥随即派人去索买“小图书馆”的宅院。

当时,“小图书馆”宅院和洁诚旅舍(冯玉祥个人出资开办的旅馆,1926年出卖),产权市价可值70000多元,结果花20000多元就索买回来了。10月14日冯玉祥回到了阔别6年之久的“小图书馆”,他对凭借权势,仅5天时间就低价强买回了房产的现实,发出了:“‘权势’二字在中国是如何的大”的感慨。他还愤愤不平地联想到“党部住了民房不给租钱,即衙门亦不敢为之事”……

在随后的宅院整修期间,冯玉祥移居到赐儿山的万松山房。l0月22日又搬回“小图书馆”。冯玉祥给“小图书馆”重新起名为“爱吾庐”。这是他从《三国演义》的一首诗中选取的三个字,原诗是这样的:

风翱翔于千仞兮,非吾不楼;

士伏处于一方兮,非主不依。

乐躬耕于陇亩兮,吾爱吾庐;

聊寄傲于琴书兮,以待天时。

冯玉祥曾题写过一块匾额,上书“爱吾庐”三字悬挂于屋前。他还写过一篇专门记述“爱吾庐”的文章,虽然“自己觉得不好,然而意思还是有点的”。足见冯玉祥与爱吾庐的感情之深。

这年,冯玉祥前妻的几个孩子都已长大,多不在此居住。李德全的几个弟弟俱已成人,成为冯玉祥的重要帮手,负责总务副官业务和对外联络工作,年轻人喜好交际.他们的朋友倒是经常入住爱吾庐。

李德全和她四个亲生儿女(冯洪达、冯理达、冯晓达、冯颖达)都在此居住过,但时间不长。1933年4月李德全领着孩子们赶到张家口,照顾已连病7天的冯玉祥,住了17天后,5月1日,乘火车去太原。7月6日李德全领着洪达,晓达乘火车于上午9点到达张家口,因冯玉祥公务繁忙,战事紧张,且时局变化莫测,7月8日晚,李德全娘仨便乘火车离开张家口,酷暑时节仅呆了3天就走了。

1933年在爱吾庐留宿过的人有李协和、冯文华、张慕陶、王华峰、刘公武、宋哲元、高兴亚、王铁珊……

在抗日同盟军总司令部中,冯玉祥有办公室和休息室,他主要是在“总部”办公和待客。

冯玉祥指派专人管理爱吾庐,1933年一直是王作舟管理,全权处理爱吾庐的一应事务。王作舟当时挂衔是副官处处长。

1933年1月,冯玉祥给张学良的前方抗日军队定做了一万件皮坎肩,因南方的募捐款尚未抵达,冯玉祥“念及前方官兵无皮衣在冰天雪地中,心中焦急万分”,于是将爱吾庐的房产以48000元抵押出去,办了贷款,将皮坎肩尽早送上了抗日前线。

冯玉祥再次离开爱吾庐时,心情沉重,他在1933年8月13日晚上写下了:“余临别张垣之夕,感慨不胜记述,尤其留恋者,雎新村之—隅……”第二天凌晨四点钟,冯玉祥在夜幕中怀着“徘徊感恋,不忍弃舍”的复杂伤感情怀,登上了铁闷罐火车,离开了张家口。

冯玉祥在1946年出国赴美之前,“感到困难的是经济拮据,故将在渝、张家口、北京的房产托人尽量出卖,以资接济”。冯玉祥在张家口的主要房产就是当年的“爱吾庐”和“洁诚旅舍”,它们在1946年被卖掉了。

爱吾庐是冯玉祥在张家口居住最久、感情最深的地方,是名副其实的冯玉祥在张家口的故居。

江苏福彩快三